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折磨人的老师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折磨人的老师
到三年级,每个班都要更换班主任。当许老师第一次出现在我们的眼前的时候,我不知道班上别的男生是什么反应,反正我是硬了。那种成熟女性带给了我前所未有的视觉冲击。

  她三十多岁,眼角稍微有细细的皱纹,但整体皮肤很光滑很白,当时穿了半袖衬衣和西裤,那种风姿绰约的走路姿势,把她的腿部线条显示的淋漓尽致,她的衬衣袖口很紧,勒出了大臂上的一些赘肉,让人遐想连篇,她的屁股很健硕,从粗壮的大腿根部生长出来,霸道的横在纤细的腰际以下,我当时真的想把脸贴上去,闻一闻那是个什么味道。

  她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许宏雨,“从今天开始,我们将一起度过一年的时间,我希望你们毕业的时候都会有一个好的去向,而不希望你们中考完之后后悔。”

  “我教大家数学,这个班排在年级倒数第一,但是我不认为你们的能力就是倒数,只要你们努力……”

  我坐在教室第一排,看她在上面群情激昂的讲着,饱满的胸脯一起一伏,像是两个熟透的桃子,那里面肯定有很多的汁水。她的嘴巴很大,都说嘴大的女人性感,一点都不假,我幻想着和她亲嘴的样子,觉得肯定要被许老师一口吃掉了,呵呵……

  “这位同学,请你站起来!”许老师用教鞭重重的敲在讲桌上面,“你没有在听我讲话,你在走神儿!”我猛然惊醒,顾不上勃起的鸡巴起身,居然碰到了桌沿儿,痛不欲声。

  我的学习还算可以,尤其是数学好,许老师也觉得我是一个可塑之才,竟然提拔我做了数学课代表,使我有机会和我的女神更进一步的接触了。此后我便十分殷勤的进出许老师的办公室,帮她拿作业,拿教具,不亦乐乎。我觉得她的教鞭有点特别,当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有一次别的老师都下班了,办公室只剩许老师一个人,我想找一个借口去一趟她的办公室,我拿出一本奥数习题集准备去问她,这时一个男的出现在教室门口,问我,“你们许老师呢?”我以为他也是老师,就说在办公室。那个男的淫笑一声走了,我觉得奇怪,就跟了出去,他竟然门都不敲的进了许老师的办公室,让我非常恼火,我才想起班上的同学议论说许老师有一个比她小几岁的丈夫,可能就是这个男人吧。

  我走到许老师办公室门口,门虚掩着,我听到许老师在里面小声说,“哎呀,去去去,这是在学校呢,哎呀……不要……”我在门缝里面我看到许老师正在那个男人的怀里左右闪躲着,男人想要和许老师亲嘴,许老师半推半就时而把嘴唇贴到男人的嘴上,时而又躲开继续说着“啊……不要……这里是学校……回家再让你舒服”,那个男人说,“就在这,我现在就要了你!”

  许老师背对着我,男人粗大的双手已经顺着她纤细的腰肢滑到了许老师的屁股上面,用力的揉搓着,许老师的屁股左右扭动,放佛有一些快慰。我隔着许老师紧绷的西裤,放佛看到了两团柔软的白肉被男人的双手挤压、变形,甚至想象出那两团白肉被扯到两边的样子,想象着许老师那深邃的股沟,那里面一定是天堂。

  我的鸡巴硬的受不了,由于这间办公室在楼道的拐角,所以不会有人经过,我听到远远的有一些学生在嬉笑打闹着打扫卫生,觉得安全,就掏出了鸡巴,开始套弄。许老师开始和那个男的亲嘴了,交换着舌头,喉咙里面不时不时发出快乐的呻吟。

  过了一会,男人开始解许老师的裤扣,许老师百般推却但最终就范,男人堂而皇之的把手伸进了许老师的裤子,看到这一幕,我感觉大脑极具缺氧,虽然男人还没有把许老师的裤子扯下来,但是我已经能想象出他的手贴在赤裸的臀肉上面应该是多么的舒爽了,许老师乖张的把一条腿盘在男人的腰际,隔着男人的裤子他们在互相蹭着下体。

  他们啃咬着,摸着,蹭着,揉捏着,我加快了套弄的速度,想要借着好戏上演之时射精,哪知许老师这时推开了男人,说“教导主任下班后会到各个办公室巡视,被看见就不好了,你先回家”男人也自知没趣,亲了许老师一下准备出门,我赶忙收起鸡巴,躲在暗处,目送男人消失在楼道里。

  我的鸡巴还直挺挺的,也不敢再去找许老师,就扫兴的回家了。

  自从上一次在办公室外面偷看到许老师和她男人之间的情事之后,那一幕一直深深的植根在我的脑海里面,每天晚上睡觉我都躺在被窝里面,把自己想象成为许老师的男人,最后手淫射精。有时候我一天里面常常会手淫很多次,只要有许老师的课,我的鸡巴就会不由自主的勃起,那时我已经在裤子的口袋里面剪开了一个洞,这样手揣在口袋里面可以碰到鸡巴,许老师在讲台上面的每次举手投足都吸引着我,她背过身写字,我就对着她的屁股套弄鸡巴。

  有一次我透过许老师的袖口看到了她腋下那浓密的黑毛,抑制不住,射了出来,腿碰到了桌子,全班人都在看我,我装出一副无辜的表情,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入秋以后,天气越来越冷,我坚持只穿一条裤子,就是为了能在许老师的课上手淫。许老师的着装也开始变厚,这让她的西裤显得更紧了,屁股更加健硕翘挺。秋天的天气有时还是很冷的,真空期没有暖气供给,北方的室内简直就是冰窖。我坐在那里双腿冰凉,手也冰凉,只有我那坚硬的鸡巴火热无比,我用冰凉的手裹住这个火棍,套弄着,有一些哀婉但是性欲驱使着我这么做,我一定要这么做。

  许老师再没提过给我辅导奥数的事情,我有时去她办公室问问题,感觉她对我明显很冷淡。由于我手淫过度,气色有时会很差,人就更显得干瘪瘦小。我想许老师是对我失去信任了,她反而对一些进步很快的学生青睐有加。

  我在寒假前的期末考试里面一败涂地,险些进入班级后十名。我大病一场,还好父母没有责备我,还做了好吃的说给我调养身体,我觉得自己总会再站起来的。但是事与愿违,许老师的身体一直是折磨我的恶魔,挥之不去的情景总是让我欲火焚身,说来也奇怪,寒假的时候我看黄碟,能安之若素,但是每次想起许老师,我就坚硬无比。

  直到有一天,我一个人在家里做习题,突然有人敲门。我打开门,居然是许老师!

  我惊呆了,问“老师,你咋来了?”

  “我给你父母打过电话,了解了一下你的情况,就过来看看。”我赶忙把许老师迎了进来,许老师一进屋就说,“你家挺暖和的啊!”我连连点头,“是、是,屋里暖气烧得好,穿个秋裤就行了,呵呵……”

  我给许老师倒了水,她拖下外套,粉色的毛衣包裹着肉感的乳房,她坐在我的写字桌前面,翻看我的习题,我站在旁边,感受着她成熟女人的气息,我低头俯瞰许老师白皙的脸蛋,白里透红,嘴巴上面有细小的绒毛。我当时又硬了,下意识的加紧了双腿。我觉得我是在做梦,朝思暮想的女神居然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我家,而且是和我同处一室。

  良久,许老师说,“你脑子好使,是年级里面我见过最好使的,但是你别的科目不行,想考一中,只能通过奥数这条路。”我应和着,但是鸡巴已经直直的指向许老师。她接着又说,“你学习成绩下降有目共睹,我知道你平时上我的课的时候在下面干什么……”

  “啊?!!”我大惊,“老师……我……其实……”话还没说完,许老师已经拉下了我的裤子,用手裹住了我的鸡巴,开始套弄起来,“你平时上课,是不是在下面偷偷干这个?”刺激的同时,我也感到了那种被榨干内心隐私的屈辱。“是不是,告诉老师?”

  “是!许老师,我错了,我混蛋……”

  “那天你在办公室外面偷看,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也在外面干这个?”许老师严厉的看着我。我的眼泪一下子留了出来,但是我却不怎么觉得悲伤,因为许老师在套弄我的鸡巴,让我兴奋万分。许老师又问我,“你当时都看见什么了?”

  “老师,我……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说,都看见什么了?!”

  无奈之下,我只能和盘托出,“我……我看见老师和男的亲嘴,交换舌头,看见男的摸老师的屁股……”许老师这时已经站起身,她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好像有种快慰写在她的眼神之中。我继续描述着,用了一些肮脏的语言,许老师这时身体居然抽了一下,那是一种极度兴奋的信号,她用另一只手抚摸着她的脖子,嘴里念叨着:

  “哦……对……说下去……你是不是……在外面撸你的大鸡巴……嗯?是不是……我操了……我第一眼见你就知道你鸡巴大……我操……今天见了居然没有想象的长……就是他妈的挺粗的……嗯……嗯……”

  我吃惊的看着发情的许老师,简直是一副浪荡透顶的样子,我想既然这样就任她摆布好了。许老师回过神儿来,见我在偷看,就一巴掌扇在我的脸上,大骂道,“狗,你看什么!”然后转身去她的手包里面掏出了那杆奇特的伸缩教鞭,“狗,给我趴在床沿儿上去!”我照办,甚至还没有趴好,许老师从后面一教鞭已经抽在了我的屁股上面,接着又是两下、三下……我痛不欲声。许老师见我疼了,就把我拽起来,说,“乖狗狗,不哭啊,妈妈和你亲嘴嘴……”说着就和我啃咬在一起。

  过了一会,她又把我推开,开始在我面前脱裤子,脱得一丝不挂,我惊呆了,看到了梦寐以求的肉体,那熟女特有的宽大骨盆,纤细的腰肢,浓密的阴毛,肥硕的大腿。我觉得为了这幅身体再挨多少教鞭也值了。许老师脱完,转过身去,健硕的屁股一览无余,她双手把两瓣臀肉掰开,说着,“狗奴才,你是不是想看这个,那天在办公室外面你是不是也想让我男人把我裤子脱下来,然后你看着撸个爽快,是不是?现在你看清楚了吗?你是不是想尝尝里面的味道呢!”

  我正准备说话,许老师居然一屁股做到了我的脸上,我窒息了,她那成熟女性特有的体味从她的屁眼儿和逼里面散发出来,我终于闻到了,原来那是一种略带汗味和骚味混合的气味,让我的鸡巴更加充血。许老师朝我的鸡巴啐了一口唾沫,就继续用手套弄,她体液的加入让我更加刺激,她嘴里说道,“好吃吗?狗东西!”说着就开始扭动起肥臀来,嘴里还不停呻吟着,“啊……啊……啊……操……坐你个狗奴才……给我吃吧,尽情的吃吧,先吃逼再吃屁眼儿!啊……啊……啊……”

  过了一会,她觉得我快憋死了,就从我身上下来,让我转过去,我趴在那里等待着处决,突然感到一杆坚硬的东西刺进了我的肛门!是教鞭,我嚎啕大叫起来,许老师放佛得到了极大的快感,疯狂的笑着,同时开始用教鞭在我的肛门里面抽插起来。我告诉自己要忍,因为我要面前的这副身体就要付出代价。

  许老师在后面抽插了几十下,就把教鞭收了起来,然后用中指探入了我的肛门,奇怪,居然有快感,许老师在抠着我肛门里面的一个部位,让我有射精时的那种快感。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前列腺。她抠了一会,又把我翻过来,在我面前抠着她自己的已经湿淋淋的下体,还让我把她手上的淫水全部吃下去。我照做,她一会就背对着我坐在了我的鸡巴上面,我第一次进入了女人。

  许老师拿着教鞭坐在我上面大呼小叫,“啊……啊……喔喔喔喔……我操……大粗鸡巴就是不一样啊……操……操操操……真鸡巴爽,哎呀……插啊……抽啊……喔喔喔喔……大粗鸡巴……”我没有理会这个疯婆子,眼睛一直盯着她上下摇摆的肥臀,手偷偷放在上面开始揉捏,许老师回过神儿来,转过头来给了我一教鞭,“狗东西,让你摸了吗?手老实一点!”我只好眼睁睁的看着肉不能碰,真郁闷。

  一会她又转了过来,坐在我身上,开始抽送。这时她说,“狗,摸吧,不许摸奶子,只能摸屁股!”同时许老师在坐了几下之后身体开始抽搐起来,并且开始扇我的耳光,终于她急剧的抽搐了一下,翻了白眼像是要昏死过去,我知道她要高潮了,就加紧揉捏她的肥臀,想要射出来,但是她停了,重重的压在我身上,我想继续抽动鸡巴,被她打了一个大大的耳光,“我到了,你滚下去,我要在床上休息一会,你小子还挺持久的,在我课上那些手枪看来是没白打!”

  她完事了?太假了吧,难道我最后连射的权利也没有?我跪在床下面,有些屈辱和心酸的感觉,许老师看了出来,对我说,“来,过来……”说着用手裹住我的鸡巴,开始套弄,“帮你打出来,狗东西!”我这次是真的哭了,完全是一种被利用之后被遗弃的那种感觉,许老师这时良心发现,对我说,“看你那德行,这样,快射的时候告诉老师,老师让你放在里面抽两下射出来,这样行了吧?”

  我点了点头说“老师,可以了……”许老师说劈开大腿,说,“进来,快点的啊,十下之内射出来,听见了没?”我说,“老师,我可不可以从后面来,求求您!”

  许老师很不耐烦,“他妈的你事儿还不少,真是一条狗,干逼也要从后面!”说着就翻身把肥臀厥给我。我盯着她那健硕的肥臀,股沟中之物一览无余,我瞄准了她的屁眼儿,带着所有的愤怒和委屈,钢鞭一样的鸡巴一插到底,许老师啊的大叫了一声,却被我按倒在床,任我在她的肛门里面抽动,我要报仇,这是我唯一的想法。

  最后我把浓厚灼热的精液都倒进了她的肛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