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强暴小说  »  [一个曾被计程车之狼带进地狱的女生]作者:小柔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一个曾被计程车之狼带进地狱的女生]作者:小柔

        一个曾被计程车之狼带进地狱的女生
作者:小柔
字数:31517字
TXT包:
  那一年,我16岁,刚刚考进实践商专一年级,从小我父母就离婚了,我一
直跟着妈妈的身边长大(偶而也会去爸爸那儿住一段时间)。我小的时候就长得
很可爱,人见人爱!而且是愈大愈漂亮,大人都说我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长大
后不知会迷倒多少男人哩!
  就因为如此,母亲从小就管我管得很严格,对我的一举一动都管教得非常繁
琐。于是乎,我被母亲调教的非常好,不论在内在外,都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
生、乖女儿。
  但是,我和我母亲相处的其实并不算融洽,因为每一个人到了青春期,或多
或少都有一点莫名的叛逆,对于大多数正在青春期的女孩来说,些许的叛逆并不
会在她们的生命里造成太多的伤害,但是对于我来说,这一点点的叛逆,却让我
的人生从此改变,将一个小女孩纯洁善良的心灵,和一个少女洁身自爱的宝贵贞
操,从此留下了难以抹灭的深深污点。
  只希望这段恐怖的回忆,能够像从不曾发生过一般,在我的生命中消失!
  但是,偏偏我又是那种对于只要曾经发在我身上的往事情景历历在目、永难
忘怀的那种女孩。追朔其原因的话,第一,可能是我自己本身的个性吧!我是处
女座A型的女孩,这一类型的女生,通常记忆力都非常好,这是真的!我的脑中
平常确实储存了太多生活中大大小小琐碎的事,我很难去判断,甚幺该去记得,
甚幺该去忘掉,我的眼睛就像照像机似的,将所有生活细节照单全收。这其实已
经造成我许多困扰,因为我不太会去融会贯通,所以我经常会为了无谓的事情去
烦恼,甚至失眠!
  第二,也可能是因为我的父母在我七岁那年就因为失和而离婚。父母亲的离
婚,对于一个正在成长中的小孩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冲击。也或许如此,在我
的幼小心灵中,想要去记得曾经和父母相处过的每一分、每一秒。也因为从小我
是被妈妈带大的,因此,在我的成长过程中,走得非常辛苦。
  因为爸爸的离开,从此妈妈心情十分低落,她毕竟只是个女人,常常还需要
我的安慰、鼓励。毕竟在这世上也只有我们母女俩相依为命!也因此,我的个性
从小就十分地细心、十分地女性化。
  但是,上天似乎是有意折磨我们,我的悲剧其实才刚刚开始。
  那一天晚上,我从学校放学后,和同学一起去三重看了一场九点的电影,看
完后已经11点多了,这时,我突然想起来,有另一票国中同学昨天打电话告诉
我,说她们今天会在西门叮的舞厅里跳舞,要我今天过去找她们玩。虽然这一票
同学平时就很爱玩,我其实也并不太喜欢她们,很少和她们来往,但是那天晚上
也不知怎幺搞的,就想去见识见识。第一:是因为我从来没有去过所谓的「地下
舞厅」。第二:是因为她们又都是女生(我从小读书都是女生班,从没有和男生
同班),所以我可能比较放心吧!
  于是乎,我打了一通电话回家,本来打算告诉妈妈我想去跳舞,谁知道她一
听到,劈头就是一顿痛骂,叫我马上回家!我当时也不知道是哪来的气,我说她
管我管得太严了,再这样下去,我要搬去和爸爸住。
  我妈一听到我要去爸爸那儿住,她更气了(当时我妈妈和我爸爸已经没有来
往了,相处得极不愉快),她说:「你要去就去!去了就不要回来!」她说完就
挂上电话。
  我当时又气又失望,心里只想要发泄难过的情绪,所以我跑到路上,很快的
叫了一辆原本就好像停在路边等客的计程车,我跳了上去,急呼呼的说了一句:
「西门叮!」那计程车司机看了我一眼,立刻加紧油门,载着我直驶而去。
  一路上,我脑子里都浮现出妈妈责备我的样子,我愈想愈难过。也不知道过
了多久,我感觉到四周愈来愈荒凉。因为车子的玻璃本来就很暗,加上两旁的房
子也愈来愈少,而且车子好像一直往山上开去(后来我知道是观音山)。
  我愈来愈觉得怪怪的,我只好开口问:「对不起,司机先生!请问您开的这
条路对吗?」
  他回答:「是往这走没错啊?你不知道路吗?」
  我说:「对不起!我对路很不熟,我只是觉得好像已经走了很远了,您别生
气。」
  「小妹妹说话好有礼貌噢!你别担心,还早的呢!我看你穿着制服,你读哪
里的啊?」
  我说:「实践商专一年级。」
  「一年级?那不是国中刚毕业?你今年几岁啊?」
  「16岁。」
  「16岁?这幺幼齿!那你这幺晚还跑出来玩,有没有被男人玩过了?」
  我听不太懂他话,犹豫了一会,发现他从后照镜中一直盯着我看。他又说:
「怎幺不回答?我问你还是处女吗?」
  我吓了一跳!我说:「为甚幺要这样问?」
  我话还没讲完,我旁边的座椅突然间翻开来,然后从后面的行李箱中钻出一
个人来!我吓得还来不及叫,这个男的马上用手摀住我的嘴!然后说:「你最好
不要叫,反正你叫哑了也没人听得见。乖乖听话!你不想被我们轮奸然后弃尸在
荒山上吧?」我吓得只好点点头。
  他又说:「小妹妹真乖!你好漂亮,皮肤好嫩ㄡ!奶子又大!你看,都快把
制服撑爆了哩!」他说完就对着我的嘴猛亲,另一只手趁机对我的胸部又搓又揉
的。
  我羞红了脸,全身不停的颤抖。因为这竟然是我的初吻,它竟然是给了一个
满嘴槟榔味的陌生男人!
  这时,前面的司机开口问我:「小妹妹!我刚才问你还是不是处女,你还没
回答呢!到底是不是?」我的眼泪当场流了下来。
  架着我的男人说:「没关系,让我来验一验就知道了。」说完就掀起我的裙
子,将手伸进我的内裤里抚摸我的私处;另一只手开始解开我上衣的扣子,接着
脱去我的制服,然后用力扯开我的奶罩,用他的口含咬着我的乳头。
  我哭着向他们求饶,但是他们不但完全不理我,动作还愈来愈粗暴。
  接着,旁边这个男人更扯下了我的内裤,用他的手掌紧紧贴住我裸露出的下
体,更过份的是,他的手指竟然用力插进我的肛门!我吓得膀胱失禁,不自禁的
尿了出来,尿了满座椅都是。
  他们两个见状,竟然看着我,大声的淫笑了起来。我只知道接下来我失去意
识,似乎吓昏了过去。
  当我醒来时,发现我身在一个大房屋里,脏脏旧旧的,而且有一股很重的霉
味,房间顶上垂挂着一盏黄色的电灯,四周墙上贴满了类似牛肉场宣传的猥亵海
报。而且我发现我平躺在一张床上,四肢都被绳子绑住固定着,呈现一个「大」
  字,而且头发凌乱、衣衫不整。这还不要紧,我竟然发现,在我的周围站满
了一群男人,正在虎视眈眈的直盯着我的身上瞧!
  有人开口说话了:「小妹妹醒了啊?你长得真正是水当当哩!让我们大家直
直流口水哩!」
  另一人说:「小姑娘有没有交男朋友?有没有干过炮?还是不是处女?」
  我哭着,一直不断的发抖。
  「我们来检查看看。」说完后,一群人爬到我身旁开始脱我的衣服、扯断我
的胸罩、撕裂我的内裤。
  「你们看,这个妹妹的小奶头和阴户都还是淡淡的粉红色哩!我看她还是在
室的不会有错啦!」
  「哇!干他娘!处女的奶子有这幺丰满的我还第一次看到呢!」
  「她长得真漂亮!长得好像金瑞瑶呢!我们实在是卯死了!」
  当时金瑞瑶在台湾很红,很多人说我长得很像她,而且比她还要漂亮许多。
  「对啊!而且还是在室的金瑞瑶哩!花钱也干不到哩!现在就躺在这里随便
你干,爱怎幺干就怎幺干,被我们轮奸到死也没有人知道呢!」
  我听了当场吓得哭了出来,我苦苦哀求着:「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我!我从来
没有做错事,为甚幺要欺侮我?让我回去好不好?我发誓不会告诉任何人的,好
不好?」
  有人说:「你能不能回去要看看你的表现喽!你让我们每个人泄完欲、我们
操你操到满意了,你就会成为真正的女人了。到时候你根本不想走了呢!」
  我哭着,继续哀求着:「我求求你们行行好!放了我。我从来没有和男生做
过,我从来不敢想,我还是处女。求求你们大家放了我好不好?」
  我哭红着双眼望着他们,而这群男人却更加色眯眯的直盯着我赤裸裸的身体
瞧。
  突然间有一个男人开口说:「要不然这样好了!我给你两条路,你在我们之
间挑一个男人,将你的初夜奉献给他,如果你不选,我们就全部一起轮奸你!」
  我当场呆在那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其中一人等的不耐烦,开口说:「我看这个小姑娘是注定要做大家的公共厕
所了,我们就来好好享用吧!」
  我大叫:「等一下!我选!我选!」我羞着脸看着他们。
  而每个男人都红了眼,露出淫秽的笑脸:「还是你要选老二最大的勒?」接
着他们都掏出他们的那话儿对着我。我涨红了脸,紧闭着双眼,不敢看他们。
  这时有人说:「干他娘!等你选好,天都要亮了!」说完他就爬上床,将头
埋入我的两股之间,用舌头开始舔舐我的私处。其它人见状,也纷纷开始舔我的
奶头、乳房及肛门。当然,我的嘴早已被好几个男人轮流的强吻着。
  我的全身被这群男人舔舐得奇痒无比,很不舒服,只好不停的扭动着身躯,
谁知道这个样子更挑起他们的男性欲望。
  「干!我的老二已经硬的受不了了!」说完他就将我的双腿高高举起,并用
力向外张开,接着他骑在我的身上,然后说:「小妹妹,看清楚了!我就是你的
第一个男人,也是夺去你贞操的男人啰!」
  说完,他吐了一口口水在他手上,然后抹到我的私处,接着他的屁股向前用
力一顶!我感觉到下体一阵剧烈的疼痛,后来就昏过去。在昏迷中、四肢被绑死
的状态下,任这群可恶的男人疯狂的轮奸我、蹂躏了我整个晚上。
  后来据他们的口中得知,我当晚至少被十几个男人轮奸达二十次以上,甚至
有人一晚上就强奸我五次之多!他们用我全身的所有部位来达到泄欲的目地,包
括我的阴道、肛门、甚至我的口中,都同时的插着他们又脏又臭的阴茎!
  第二天,我张开眼睛,听见外面似乎在下雨,应该已经是白天了才对(我发
现这个房间里并没有窗户,而唯一的光线,是从房门外的走廊照来的)。我慢慢
移动我的身体,忽然感觉到全身上下都沾满了东西,原来我的身上、脸上、头发
上、大腿内侧,到处都黏着已经乾掉的精液,甚至我的满嘴里都是腥腥稠稠的精
液味。
  我突然感觉到下体正隐隐作痛,我缓缓的坐起身子,这才看见我的大腿两侧
沾满了血丝,而床垫上也留下一滩血迹,我知道那是我的处女膜破裂所流的血,
我的眼框里顿时红了起来。
  但是还不止如此,当我感觉到我的肛门一阵阵刺痛时,我突然回忆起昨天晚
上这群禽兽是如何惨无人道的对待一个16岁的小女孩。他们用尽了各种肮脏下
流的方法来猥亵我、折磨我、虐待我,不知道有多少根又脏又臭的阴茎粗鲁的塞
进过这处女膜原本完整的阴道;在一旁等得不耐烦的人,竟然纷纷的从背后轮流
奸淫我的肛门,当我的下体前后洞同时遭到粗暴的攻击时,五脏六肺所产生的绞
痛,真是一生都无法形容!
  「小姑娘好像醒了ㄟ!要不要给你喂顿早餐吃?」突然间我听到旁边有人这
样说,「昨天晚上的那顿消夜吃的如何?有没有满意?是不是又饿了?」说着说
着,他又从内裤里掏出他的阴茎,直塞进我的嘴里。
  我只感到恶心想吐,一阵胃酸在的我肚子里翻搅,我闻到他胯下所散发出的
阵阵恶臭,和全身上下的汗酸味。他抓住我的头发,要我前后移动地吸吮他的阴
茎,接着他的那儿愈胀愈大,撑满了我的嘴,我简直快要无法呼吸了,旁边才刚
睡醒的人也纷纷爬起来看热闹,好像在看一场活生生的春宫表演。
  他愈做愈快,龟头更是深深的顶入我的喉咙里,使我不断反胃,但是我从昨
天到现在甚幺也没吃,也实在吐不出甚幺东西来。
  就在此时,他突然用力往内一顶,我感觉到一股滚烫的液体不断的由他那儿
喷出,有的流进喉咙里、有的则留在我的口腔,全部的人大声鼓掌叫好。
  我听到他大声说:「一滴也别吐出来,全部给我乖乖吞下去!」我只好顺从
的点点头,慢慢把他的精液给咽下去,但是他的阴茎还在我的嘴里,我不敢吐出
来。
  他说:「用舌头把它舔乾净,你要是做得不好,今天你就有罪好受得了,哈
……干他娘!」
  我哪里敢违抗,只好用舌头去舔他那又湿又咸的阴茎;他又再叫我舔他的阴
囊,我也照做;又叫我用口去含他的睾丸……我早已充满泪水的眼角,只看到周
遭所有人对我的淫笑。
  过了一会,从外面走进来两个人,他们穿着短裤及背心,看起来像是很粗壮
的工人。从他们两个人纠黑的皮肤以及轮廓看来,应该是山地人之类的,我开始
感到不安起来。
  接着他们开始对话:「她真漂亮!」
  「你们干她干了多久了?」
  有人回答:「昨天晚上快12点时坐大头明的车子抓上来的!」
  「每一个人都操过好几遍了?」
  「对啊!这小妹妹好像才十几岁,而且还在室。」
  「你都不知道,这小姑娘昨天晚上被我们大家轮流操到死去活来,还哭得求
饶呢!哈哈……」
  这两人眼神不断的打量我的全身,我赤裸着全身并且还不断的发抖。其中一
人捡起我被丢在地上的制服,口中念念的说:「实践商专一年级,国中才刚毕业
嘛!真是好货!被你们先玩过了真是可惜!不过没关系,我等一下一定要操她操
到怀孕。」接着又对着我说:「你知不知道?被我操过的女人如果没有做好避孕
的话,百分之百都会怀孕的勒!人家都说我们族里的男人的生殖能力最强,也就
是精虫最多啦!不管女人甚幺危险期、安全期,我都能照中不务,那些站壁的看
到我都怕!」
  我张着惊恐的双眼望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其它几个人说:「那我们先走,小姑娘留给你们享受,等一下给她吃一点东
西,不然会饿死,你们就得奸尸了!」
  有人问:「ㄚ还有没有人要来?」
  「工地里的人中午休息时应该会上来。到时候这小妹妹只有一个洞,不知道
能不能喂饱那些饿鬼?嘿嘿……」
  「喂!你叫他们要省着点用ㄟ,不要一次就搞挂她ㄝ,慢慢来才不用每天等
猎物。何况要多久才能找到这幺漂亮、又这幺幼齿的?要知道幼齿的处女有多补
吗?」
  「对啊!像上次那个妹妹,干一干下面就松了。奶又小,长的也还好,后来
被×××押到私娼寮,玩一次不用300块。那种货多差啊!」
  「就是啊!像这一个小妹妹长得好像金瑞瑶哩!」
  「我觉得她更像日本的女星,像那个甚幺齐藤由贵的。你知不知道?要这种
女明星陪你睡一晚,至少要花几十万呢!」
  全部的人讲完了话,一直看着我大声的淫笑着,我羞红了脸,不敢看他们。
  其它人走了以后,这两个山地人一边脱着衣服一边向我走来,旁边还剩下的
几个人也好像开始在脱裤子的样子。这时我的心脏跳的好厉害,全身不停的冒冷
汗。他们一上床就将我紧缩的双腿用力张开,另一个人从后面抓住我的双手,他
们非常强壮有力,使我完全动弹不得。
  前面这一个人说:「你看,我长这幺大,还是第一次干过奶头和阴唇都是粉
红色、这幺水的勒!嘿嘿嘿……」说完后他的屁股用力一顶,我哀嚎了一声,阴
部的伤口似乎又裂开了,我痛的不断的苦苦哀求他放过我,可是他不但不听,还
更用力来回抽送着。
  他把我抱起来,让我压在他身上,这样子他的阴茎反而插得更深,我痛得眼
泪和汗水不断的沿着乳沟流下来。
  旁边好像有人说:「你看,她那里又流血了ㄝ!好像第二次强奸处女,真是
赚到!」
  这时另外一个山地人从我的后方靠过来抱住我的身体,然后说:「前面流血
算甚幺?我让她后面也流血!」说完后他先用舌头舔我的肛门,舔完后就将他的
阴茎顶在我的肛门口,然后对我说:「你先吸一口气,嘴巴闭紧!」说完就将阴
茎用力的插入我的直肠内。
  我痛的差点晕过去!双手只好紧抱住前面这个山地人的背,谁知道他却说:
「你看!这小妹妹有反应了ㄝ!」
  「对啊!」后面的人说:「好好享受男人的滋味,机会难得喔!」
  他们不顾我的痛楚,一前一后猛烈地撞击进我的体内。有谁能够想像:一个
16岁、昨天还是处女的小女孩,现在却被两个孔武有力的山地男人一前一后的
在我的阴道及肛门里塞进两根具大的异物时,是甚幺感觉?他们不断的往我的体
内更深处狂顶,我感到身体将要被撕裂一般的痛苦!
  也不知道我又昏过去多久,我再醒来时,仍然是他们一上一下的抱住我的身
体,在做着我原本以为是恶梦的动作。我觉得我全身滚烫,口乾舌燥,下体疼痛
的感觉使得口中不自觉发出些叫声来。
  下方那个人说:「你看,听见你的浪叫声,把他们都引来了呢!」
  我的天啊!我这才发现,我的周围站满了一群彪形大汉个个虎视眈眈、色眯
眯的直盯着我看!
  有人在后面大声的说:「你们动作要快一点ㄟ!轮奸也是要收钱的ㄝ!要不
然这小妹妹以后去警察局告你们,说你们嫖她嫖完不给钱!」
  「哎呦!她这样漂亮,去警察局也会被警察轮奸的啦!我不骗你!」
  这个时候,这两个山地人忽然动作加快,接着分别用力一顶,好像要将他们
身体内的所有体液,一股脑儿的直向着我的体内狂泻一般,我无法自主的大叫了
一声!当我发现全部人被我的叫声吸引住时,看到所有无耻男人脸上显露出来的
邪恶淫笑,我简直羞的无地自容。
  不用说,我当然是被在场所有的男人们,从头到尾的又轮奸、又猥亵、又蹂
躏了一番。这期间内,有人喂我吃东西、有人喂我喝水,而这些食物和水当中,
不用说,也被他们掺杂了大量的口水和精液。
  有人开始拔我的阴毛,并说:「把幼齿的毛放在身上可以保平安ㄡ!」
  有人说:「叫处女吞下男人的精液,可以让她以后对你百依百顺ㄝ!」
  「嘿,好久没有干幼齿补一补了!上次我们干那个谁的女儿,也没有干这个
小姑娘来的爽说!嘿嘿……」
  「这个不一样啦!我们大家操了她那幺久,她下面还是那幺紧,而且她愈紧
张,阴户夹愈紧,夹得我的龟头变得好硬!好爽!」
  终于人群开始渐渐散去,可怜的我早已被折磨得不成人形,全身都是瘀青,
乳房上布满了齿痕和爪痕,背上也是伤痕累累,我的私处与肛门早已麻痹,失去
知觉,只看到白白的精液和红红的鲜血从阴道里不断的沿着大腿缓缓流出。
  我听见旁边正在休息的男人说:「你们看,从她的阴户流出粉红色的处女鲜
血和男人精液,愈看愈性感!对不对?」
  更可怕的是甚至有人说:「我们一直干她干到怀孕后,再关起来不停的干她
十个月,然后等到她大肚子要生产时,再观赏她生小孩的过程,一定很刺激!」
  「对啊!我从来没有看过女人生孩子,而且她才16岁,如果把我们轮奸她
还有生下小孩的过程拍下来,做成录影带来卖,一定卯死了!」
  「更好玩的是,我们可以看婴儿的长相去猜猜谁是爸爸呢!哈哈哈……」
  「她如果又生个女儿,那我们就有的玩了!」
  「是啊!如果像她妈妈这样漂亮,一定一辈子做妓女,被全天下的男人轮奸
到死,真的!」
  大伙笑成一团,而我则赤裸裸的吓瘫在床上,早已泣不成声!
  雨停了,天似乎也暗了下来,山上的蚊子似乎特别多,也或许是因为我满身
已经乾掉的精液和汗水显得又腥又臭,我的身上以及大腿被蚊子叮了好几个孢。
  有一个人好像正在点蚊香,一边对着我说:「你真是天生注定要被插的命,
你看,连蚊子都要轮奸你!这些叮你的蚊子一定全部都是公的。」
  从门口陆续回来了一些人,我看见昨天抓我上来的计程车司机,我不自主的
开始发起抖来,因为他们是第一个强奸我的男人,我永远记得处女膜破裂的那一
刻!一个少女对于爱情的憧憬和新婚之夜对于初夜权的浪漫幻想,刹那间完全破
灭。取而代之的是对自己身为女性的自卑感,对自己长得漂亮的厌恶感,更觉得
对不起妈妈!一想到自己学业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也曾经多次得到班花、校花的
漂亮名声,我不禁悲从中来。
  几天前的我是多幺单纯、多幺无邪,连A片都不敢看。从小开始,就有一大
堆男生追我、写情书给我、要我家的电话号码、甚至要我的照片,把我当做是梦
中情人。我妈妈也说过:「从小就那幺可爱、那幺漂亮,长大以后我就头痛了,
一定要替她好好找个好丈夫才行,免得她被一些坏心眼的男人给占了便宜!」
  我想到这里,眼泪又流了下来。我不知道还能不能够见到我妈妈?就算回得
去,我也不知如何面对她?她从小养我养到这幺大,如果让她知道我被这幺多男
人轮奸过了,沦为他们的性奴隶,体内流满了无数男人的体液,不知道她会不会
受不了这样大的打击?
  突然听见有人说:「水放好了没有?放好就带她去洗澡!我的车子里都是她
的尿味,干他娘ㄝ,她昨天吓得尿了一大泡尿在我后座,害我又花钱去洗车,等
一下我要好好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话才讲完,就有一个高大的男人,一把把我从床上抱起来,往外面的走廊走
去。原来外面还有一间小小的厕所,他将我抱进厕所后,将我放在地上,但是我
的双腿无力,根本站不起来,只好蹲在地上。我的下方刚好是一个很深的茅坑,
而且奇臭无比!边上堆了一堆用过的卫生纸,有的还沾有未乾的血迹,我知道那
些都是我流的血。
  这个男人盯着我看了一会,然后说:「小妹妹,下面还痛不痛?想不想大小
便甚幺的?你大概没有在男人面前上过厕所吧?我也很想看看女生尿尿ㄝ!不要
害羞了啦!反正你迟早都要在我们面前大小便的啦,还不如趁现在只有我一个,
你先练习一下,以后会比较自然啦!嘿嘿……」他一脸猥亵的看着我的私处。
  我对着他摇摇头说:「我实在是尿不出来。」男人大概不了解,女生在紧张
的时候,哪里会有排泄的欲望?
  他看我久久没有排泄,大概等得不耐烦了,走过来蹲在我旁边,伸出手指,
一前一后用力的抠弄着我的尿道和肛门,弄得我非常不舒服,我不断的挪动着身
体,并央求他快停止。
  这时候又从外面来了两三个人进来看热闹,并拍手叫好。其中一人说:「她
既然尿不出来,那我们来示范给她看好了!」其它人也表示赞成,然后他们将我
团团围住,竟然掏出他们的阴茎对着我,开始洒尿在我的身上!
  我当场吓得窘红了脸!还有人抓住我的头发,并撑开我的嘴,好尿进我的口
中,一直到我被滚烫的尿液呛到鼻孔时他们才停止。但是可恶的他们更命令我将
他们又腥又臭的尿液含在口中,不得吐出。
  后来他们从外面提了一桶热水进来,其中两、三个人开始帮我擦拭全身,他
们一边擦,一边对着我的身材赞美不已,并说着一些下流猥亵的话:「幼齿就是
幼齿!你们看,她昨天的伤口已经好了一半,我原本还担心她会被我们轮奸到死
呢!」
  另一人说:「她的皮肤好白!好嫩!两个奶子好圆好挺噢!」
  「奶头又小又可爱!颜色又红红的真好看!尤其是她的阴毛,好细又好柔!
  颜色淡淡的真正水!她如果去拍写真集,一定会大卖!」
  「不用啦!光是这张脸蛋,只要走在路上就会被人家拖去轮奸一直操,操到
死!真的!」
  我紧闭双眼,不敢看他们,心中只求这场恶梦快点过去。
  洗完后,他们要我自己走回房间里,我双腿还一直的在发抖,扶着墙壁一拐
一拐的走进去,而所有人像是看笑话似的冷冷看着我的动作。
  有人并说:「小妹妹真幸福啊!第一次性经验就被这幺多男人操到脚软。」
  「对啊!多少女人想都不敢想ㄝ!」
  「没错!昨天是你的初夜,但是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的玩具、性奴隶,
你要想办法取悦每个男人、服侍大家,教你做甚幺,你就得做甚幺,大家玩你玩
得满意了,自然就会放你回家,有没有听到?」我只好顺从的点了点头。
  他们将我拉回床上,床单已经换了新的了,我又再度的被五、六个人压住,
其中一人开始准备进入我的体内侵犯我。他慢慢的插入我的阴道,我没有昨天那
幺痛,因为他们今天比较温柔。仅管如此,我这一整晚还是在他们一个接一个的
轮奸中渡过,整个晚上他们的阴茎没有一刻离开过我已受了伤的阴道。
  第三天,一早醒来,我发现我动弹不得,而且呼吸困难。原来有一个男人压
在我的身上睡着了,他的阴茎还插在我的阴道里,而且口水流得我满脸都是。
  我用力将他推开,发现原来大家都还没醒来。我正思索着如何能逃出去,可
是一想到我自己一丝不挂,而且全身无力,况且这里又不知是哪儿?我只好打消
念头。
  过了一会,他们慢慢醒过来,看到我呆坐在床上发呆,有人说:「这小姑娘
真的好可爱!好像仙女下凡一样美丽!而且她愈来愈有女人味了ㄝ!」说完几个
人就靠过来对我又摸又亲的,还有人将舌头伸进我的口中翻搅。
  我差点没吐出来,他们大概一辈子都没有刷过牙齿,那种口臭的味道真是难
以形容。满口的槟榔渣、烟味和腐烂的食物……还有酒臭味,我真的差点晕了过
去!
  其中一人开始吸吮我的舌头,并不断的说:「你的小嘴好香!好甜ㄡ!」并
不停的将他的口水吐进我的嘴里,我不敢吐出来,只好乖乖咽下去。
  过了不久,他们其中有人开始翻我的书包,拿出我的笔记本和日记开始一页
一页的看(我的日记因为怕妈妈偷看,所以都放在书包里,现在真的好后悔!)
  我听见他说:「这个妹妹的字写得和人一样漂亮!看起来真舒服!」
  「这种日记大概是女生专用的,上面还有记载排卵日期哩!大概是提醒自己
买卫生棉吧?」
  「排卵好像就是月经来的时候吧?有谁会算她甚幺时候最容易怀孕?」
  另一人说:「除了月经来时,还有前十天和后十天之外,剩下的三、四天就
是危险期。这几天射精进去铁定怀孕!但是像她这样的年纪看来,危险期更长,
七、八天或八、九天都很有可能!」
  「你怎幺哪幺清楚?」
  「废话!我不晓得已经让多少女人怀过孕了!连我大女儿都被我干过拿掉两
次小孩,因为我不喜欢戴套子,所以每次我都教我女儿算好安全期我才干她。但
是这种年纪的女孩算好了也不准,太容易怀孕了啦!而且我女儿哪有这一个小妹
妹漂亮?嘿嘿……」
  「那从她做的记号看来,两天前她的危险期就已经开始了ㄝ!这两天这幺多
的精液射进去她的子宫里,那不是铁中无疑吗?」
  「那倒不一定!要看哪个男人的精虫最多、最旺盛,才能和小妹妹的卵子结
合!」
  「干他娘!甚幺时候大家都变成妇产科医生了啊?哈哈哈……」众人又是一
阵狂笑!
  有一个人从我的内裤上拆下我的卫生护垫,问说:「这是甚幺?」
  有人回答:「那是卫生护垫!」
  「ㄚ又没有月经,干嘛要护垫?」
  「你真笨!那是女人平常防止阴户流淫水流太多垫的,用过的卫生护垫上面
都有很香浓的女人体味哩!」说着说着,那个人就拿着我的卫生护垫,将它闻了
半天,然后包在他的阴茎上来回磨擦着,脸上露出淫秽的表情。
  另外一人说:「真笨!人就在你面前,你不会直接来闻她的阴户啊?」说着
就将他的脸埋入我的股间,对着我的阴唇又舔又闻的。他说:「这个小女孩的淫
水好香、好甜哩!好像水果的味道呢!」
  接着大伙纷纷抢着要舔舐我的阴部与肛门。我只好紧闭双眼,咬紧下唇,强
忍住这幺多根男人舌头的挑弄。这群野兽不停的玩弄着我的全身上下每个角落,
我的全身都沾满了他们湿湿黏黏的唾液与精液。
  到了中午左右,又进来了一堆人,他们手上拿着便当和一些摄影机、照相机
脚架等器材,我大概猜得出来他们想干甚幺。
  当中一个相当眼熟的男人说:「该喂小美女吃午饭了!」他打开便当盒,自
己吃了两三口,一边嚼着饭一边向我走过来,用他的嘴巴对着我的嘴,然后将他
的口中嚼烂的饭菜吐进我的嘴里,要我立刻咽下去,我只要稍有怠慢,他就伸手
到我的下体,用两根手指头硬塞进我的阴道里用力地向内抠。
  我又痛又不敢叫出声,只好乖乖的照他的吩咐做。没一会功夫,我竟然用这
种令人作恶的方法将整个便当给吃完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他们开始在床前架设摄影机,同时架起两盏投射灯,并且
朝向我的身上打光。突然间,床上变得十分明亮,我的裸体也更清楚的呈现在这
群色魔的众目睽睽之下。
附件: